法甲

慢慢走,欣赏中国美术史

2019-07-24 09:1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阿尔卑斯山谷有一条大公路,两旁景物极美,谷口路旁有一条标语:“慢慢走,欣赏啊!”朱光潜先生在《谈美》最后一章以此点题。在这车水马龙的世界上生活,我们需要适时地慢下来,流连身边的风景。有一种风景,叫做“中国美术”。如果把中国美术史比作一趟旅程,我们都是游客,那么,你会让谁来做导游呢?这个人,我选择蒋勋。

席慕蓉曾如此评价:“蒋勋是我们这个时代踏入艺术门槛的最佳引路人。他为我们开启的,不只是心中的一扇门窗,而是文化与历史长河中所有的悲喜真相。时光终将流逝,然而,美的记忆长存。”蒋勋的讲解亲切平易,闻之如沐春风,贴近像我这般“到此一游”者的心理需求,何况他不是旅行社的匆促安排,更像是好客的主人周到地展现地主之谊。

这一部《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正是扣准了“大家”的定位,专业学人或许批它简浅,但它的普及之功却是晦涩的学术著作不可媲美的。

踏上旅途,从哪里启程呢?得从遥远的时代开始。开篇先讲一个美丽的字——旦。拂晓时分,晨曦渐露,某个初民站在高岗上,遥望一轮红日从地平线上冉冉升起,那是美对心灵的最初冲击,他用草茎画下了一个圆圈,紧接着在底下画了一条横线。后来又有了许许多多类似的情况,现在的人把它们统称为“象形文字”。中国人常说“书画同源”;也就是说:文字和图画原来是同一样东西。这样的理念,就是中国美术的源起,所以中国美术相比西洋美术更注重线条和形象,更强调妙悟和直觉。

溯流而下。蒋勋从上古、春秋战国、汉魏、唐宋元明清,一直到民国初年,彩陶、铜器、壁画、漆器、书法、绘画,一路徐徐展开的曼妙画卷,这是可以贯穿中国美术断代的记事,也是蒋勋将源远流长的美的讯息传达给公众的一点努力。其中绘画是论述的重点,分成宗教画、宫廷画、动物画、人物画、山水画、文人画等类型,一一分讲其中的代表作,这既让读者按照连续的时间序列形成较完整的系统认识,又正如导游时不时停下来侃典故、说玄机,配合三联书店的这个全彩精装版,文图对照、细品渐悟。何谓美?美如何产生?这些沉默的事实所传承的经验、悠久的文化,就这样悄悄沁透心灵,在每一丝悸动中牵连我们的血脉,从远古、从每个朝代,向我们迎面而来。

以山水画为例。唐代的山水画被称为“青绿山水”或“金碧山水”,如《明皇幸蜀图》,即使处于人马纷乱的困窘,用色仍然是浓艳的青绿,甚至加入了金色来营造华丽的效果;五代时,荆浩的《匡庐图》则呈现了分裂局面下绘画的新风貌,使用皴笔细细描摹崇山峻岭的纹理;北宋的范宽、燕文贵,都喜欢画高大的山峰,南宋的画家则喜欢画河流、画水,画很秀气的山,比如马远的《水图卷》,波纹潋滟,画面留有大片空白;元朝四大画家,以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为代表,追求安宁和静谧;明清的山水画,如八大山人,则是一派枯木怪石、荒村野草的场景。研究中国艺术的英国学者苏立文说:“一个画家所能做的就是解放他们的"思念",让这种思念在宇宙无限的空间里自由地漂游,即使是他们的山水画也不是最后的叙述,它不是一个终点的目标,相反,这是一个开端。”随着蒋勋有条不紊、层层推移的叙述,我们跨越时空,心有灵犀,那些隐秘的审美方式,寂然屹立在理性的正史记载之侧,却不知不觉地将彼时彼刻最深切的“思念”披露于后人的眼前。

我们方能晓悟,为什么说中国美学是一种生命哲学。唯有慢慢走,我们才能像欣赏艺术一样欣赏世界和人生。

(责任编辑: HN666)

昆明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哪家好
在院期间癫痫患者饮食应注意什么
黑龙江哪家治男科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