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五百零八章 酒后去杀人

2019-12-04 11:01: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女帝家的小白脸 第五百零八章 酒后去杀人

“没酒了!”一个飞骑一脸的沉思。

“没酒了!”另一人将瓶子向下倒了倒

,一滴酒水从瓶中滴落。

“本来还能喝几天的。”三个飞骑看向对面三人。

这酒本来够三人喝上几天,不过现在六个人,立刻就没了。

“带钱了么?”

三个人掏了掏身上,凑出一把碎银子来。

“能用吗?”

“这里好像是用另外一种钱,我见他们拿出来过。”

“怎么办?”

“去后山打点猎物去换酒喝?”

“这山上没什么大东西,我都转过一圈了。”之前到的飞骑一脸深沉。

六个人大眼瞪小眼互相看了半天。

“找人借吧,等发了饷银还他。”

第二天是周三,丁杰下午没课,便又来到别墅,刚进了屋子就被六个人围上了。

“干什么?”丁杰颤颤巍巍的看着周围六个双眼“凶光毕露”的人熊,颤颤巍巍道。

“没酒了……”

“我也没……”丁杰刚说完这话,就感觉周围空气冷了几分。

“我去买……!”丁杰哭丧着脸道。

“等发了饷银还你。”六人说道,毕竟总不好抢这个豆芽菜的钱,给人感觉就和抢稚童的糖一样。

半响后——

“喝酒!”

“不会喝……我喝……!”丁杰哭丧着脸一口喝下了三分之一杯,顿时感觉如同刀子在喉咙划过,随后肚子里全是火热,让他脸立刻通红。

“小蜜蜂!”

“怎么玩?”

“这样……”六个大汉窃窃私语半天,然后将目光又放在丁杰身上。

“不会……我真不会,你们玩……我错了,我玩……”

丁杰哭丧着脸,我到底犯了什么错?我是家教,我是家教,我是家教!我不是给你们买酒的,也不是来配你们喝酒的!不是说好的不许威胁老师么?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飞啊!飞啊!啪!”

只见一人直接飞出去重重撞在墙上。

“砰!”

整个房子都在颤。

丁杰看到这一幕顿时脸都绿了,本来已经开始眩晕的大脑立刻清醒过来,颤颤巍巍道:“不玩了行不行……”

“放心,你这么脆,我会轻点的!”旁边的飞骑安慰道。

丁杰:是死无全尸和全尸的区别么?你们是不是就是想打死我啊?

“男子汉大丈夫,胆子怎么那么小!”另一个飞骑咧嘴大笑,脸上的疤痕越发狰狞。

“可我真怕啊……我跟你们不一样……”

“两只小蜜蜂啊……飞在花丛中啊……飞啊……飞啊……飞啊……啪!”

“砰!”

丁杰浑身哆嗦的跟鹌鹑似的。

等到天色将黑,六个飞骑脸肿的和猪头似的,丁杰竟然奇迹般的毫发无损!

“小子,厉害!”一个飞骑哈哈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差点将他拍地里面去。

“不错,不错。今天喝了你的酒,也不白喝你的,明天我教你一套拳法,是我们村里的镇村拳法,人人都有练习,打的隔壁村上蹿下跳!”

丁杰等到出了别墅还有些晕晕沉沉,风一吹……更晕了。不过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仍然充满他的心底。

嗯,有人要教我拳法?倒是让他有些期待,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变得像那几个人那么厉害。

颤颤悠悠的到了山下,路边一辆黑色越野车上上来两个人将他架到车上,他便沉沉睡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周围的环境……对于他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虽然在其他人看来这只是快捷宾馆的普通房间装饰。

一扭头就看到坐在旁边的一男一女,男女都是四十多岁。

“醒了?”

“你们是?”

“国家安全机关,请你协助调查一下。”

听到国家安全机关,丁杰感觉就和被雷劈了一样,一股恐惧攥住他的心脏,让他几乎不能思考。

两人看到他的表情就是心中一定,这孩子很容易对付。

“我没做犯法的事情啊……”丁杰艰难说道。

“有没有犯法,还要问过才知道。你先说说山上那栋别墅,就是你进去的那间,你为什么会到那里?”

丁杰一听这话,差点要哭出来,果然是因为山上那帮人。

那个姓任的,他不是国家的人么?他该不会是拿假证骗自己?

“先给我杯水……”丁杰小声说道,等着喝了半杯水,感觉好受了一点,才将自己去做家庭教师的事情说了。

“这些日子他们都说了什么?把你知道的,和我们说一下。”

“我说了,你会抓他们吗?”丁杰小心问道。

“不会,不过我们需要知道一些情况。”那个男子说道。

“那我不能说……”丁杰立刻摇头。

丁杰的反应让两个人一愣。

“他威胁你了?”

丁杰猛的点头。

“我们是国家的人,我们可以保护你。”

丁杰接着摇头。

“你觉得国家不能保护你?”

丁杰摇头。

“那你怕什么?你觉得我们不能保护你?”

丁杰的重重点头。

两人:……

你这么诚实你家人知道么?

“如果你不说,我们可以把你抓起来。”男子做出严厉的表情,如果可以,他也不想这么做,毕竟他还希望能得到对方的协助。可是这小家伙是在太哏了……

丁杰心里发颤,不过想想那个人当时的话,鼓起勇气道:“他说他叫任八千,你们有事可以找他……”

……

“青鸢姑娘,陛下呢?”任八千刚回到大耀,去女帝的房间见礼,却发现女帝不在里面。

“陛下刚才喝了会儿酒,说闷了,出去散散心。”青鸢在房间内一边擦着桌子一边说道。

“走了多久了?”任八千点点头,顺手扔给青鸢一袋大白兔。

“不到两个时辰。”青鸢喜笑颜开道。

“陛下回来了让人通知我一下。”任八千笑了笑便离开。

以前电视里总有各种皇帝想要出宫,各路大臣谏言的戏码。

在女帝这里,不存在的。

只要她不是跑到大夏皇宫去转转就行。

以女帝的实力,只要不是跑到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整个天景之地都没人能奈何得了她。

在所有人想法中,女帝也只是闷了,在城中或者城外不远处转转。

然而此时女帝却是拎着酒瓶子站在远处一片群山之下,前方便是一条不算陡峭的蜿蜒山路。山路大概三米宽,是多年开凿出来的。而穿过这条蜿蜒山路之后,前方便豁然开朗一片空旷,三条汹涌的大江大河如同三条巨龙盘卧在地上酣睡。

这就是望江口名字的由来。

当年灏国国势强盛之时,不知多少文人墨客在此留下自己的笔墨。

女帝看着前方的大山,灌了一口酒,身姿飘飘若仙。

任八千的动作太慢,在天景之地呆的太久,她有些想回皇宫了。

听说这里有几个高手,自己去给打死,军队推进速度就会快上很多。

女帝脸色微微发红,眼中有着一点醉意,晃晃酒瓶子还有小半瓶,脚下轻点,两边的景色快速朝着后方移动。

远处林中有几个哨兵在,本来看到远处有一个红衣女子站在那里还犹豫着是否需要示警,毕竟对方只是一个人,如果示警怕是小题大做。

转眼之间,那个女子就消失不见。

随后一道风在几个哨兵身边掠过。

一道惊人的气势在从林中升腾而起。

坐在山顶的一个老者瞬间睁开眼睛,双眼中寒光一闪。

“这气息……是在挑战?嗯?有些熟悉……是齐紫霄?”老者脸色大变,坐在原地的身体一个模糊,便出现在一块大石头上,朝着山下看去。

“是齐紫霄!”一道身影出现在他身边。“怎么办?”

“撤!你我二人不是她对手,她也不会把那些普通士卒如何。”

“可还有你我门中弟子。”

“她不会对她们动手的。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随着两人的话音,山中许多地方都一个个人都抬头看去,只见一道散发着惊人气息的红色身影在林中一跃而起,直奔山峰。

“朕有些厌倦了,你们赶紧下来受死!”女帝借着酒意,口中长啸一声,声震四野,山中鸟兽无不低伏。

一脚轻点在山巅的一块石头上,迎着山风举目四望,很快便捕捉到远处的两个小点,先是饮一口酒,便拔身追了上去。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版阅读址:

艾玛四维彩超看胎儿
宝鸡市太白县医院
潍坊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沈阳市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大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