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球员对社交媒体的依赖和管理层想出的解决办法

2019-06-11 20:34: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可能NBA商业联盟和别的体育联盟不一样,NBA和一些社交媒体的关系很友好,比如Twitter、Instagram和Facebook。NBA之所以对这些社交媒体这么友好,是因为这些社交媒体对他们来说,有很大的商业价值。但是有好的地方就有不好的影响,一些球员们花了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这可能会影响他们在篮球上的专注度。

对于JJ-雷迪克来说,他清楚地意识到了社交媒体对他的影响,这个夏天的休赛期,他想给自己放个假。他知道自己有很多时间去玩那些社交软件,他可以通过那些社交软件知道最新的新闻,还可以一直关注一件事情的发展。这些社交媒体软件可以让他很好地跟上时代的潮流,有时候,他很享受在社交媒体软件上看一些热点新闻。

八月份的时候,他终于决定放弃了社交媒体,他删除了那些让他爱不释手的软件,他还把他所有的账号都删除了,包括一些只有亲密的朋友才知道的小号。可能有人对他的做法很不理解,为什么这位费城的射手会这么做呢?他已经迷失了自我了吗?

可能原因只有雷迪克自己知道,他说:“在社交的世界里,我看到一片黑暗,这里的世界对我有一些不好的影响,它会让我慢慢迷失自己,而且这里也影响到我的自尊心。很多时候我几乎陷进去了,我差点就无法自拔。”

在之前的一段时间里,雷迪克一直沉浸在社交媒体的世界中,他会无意识地打开那些软件,他好像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即使他在家里,老婆和孩子都在的情况下,他也会不由自主地坐在沙发上刷屏,他不停地刷新着那些软件,甚至他还给自己办了一个免除广告的业务,好像他花大量的时间在这些软件就是为了获得一个称号“信息媒体达人”。

雷迪克说:“很多时候做这些事情都没有经过我大脑的思考,我不得不承认这点,有时候我在等红灯的时候,我会不由自主地拿起手机,似乎这已经成为了我的下意识反应。当我放下手机去做一些其他事情的时候,我的脑子里会一直想着手机在哪,好像它已经成为了我身体的一部分,这真的是不敢让人相信,我会对手机这么痴迷。”

今年,雷迪克已经34岁了,他所在的76人队是一支非常年轻的球队,球队里的年轻球员和他一样,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他在球队的更衣室里,算是一个年老的社交达人。球队里的乔尔-恩比德和本-西蒙斯很年轻,他们的打球时间虽然不是很长,但是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做了很多事情,他们两个人的Ins的粉丝达到了300万,他们会在自己的账号上发一些大新闻,也会在评论里嘲讽队友。大帝正在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他很可能会成为社交媒体之王。

76人队这支球队可能是联盟里少数在吃饭的时候没收球员手机的球队了,他们会强制队员把手机放进包里,让队员面对面的交流。雷迪克说:“没了手机就很不一样了,在其他球队的时候,队友都是在边吃饭边玩手机,死气沉沉的气氛让我感觉到有点不舒服,虽然看手机的人只有那么几个,但是影响了全队之间的交流。”

雷迪克不是想指责他的队友们花太多的时间在社交媒体上,他并不想给球队带来任何不愉快的气氛。现在的时代和以前有了很大不同,在更衣室里经常可以看到球员低头看着手机,现在整个联盟都是这样的。很多球员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在手机上,无论是在饭桌上,还是球队大巴、飞机、训练室里,很少有球员手机不拿手机的。

从某个方面来讲,球员们使用社交媒体软件是好事,但是也要注意有个程度,如果球员一直处在社交媒体的世界里,那对球员的发展是不利的。但是如何让球员们控制好这个度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NBA是一个很大的商业联盟,是不可能完全断绝和社交媒体之间的联系的,这也是不现实的。在2018年,联盟在社交媒体上发了很多推文,这些推文的数量远远超过了其他体育联盟发的,仅NBA的推特官方账户一年新增了粉丝2700万,比NFL总的粉丝还多了300万。在Ins上NBA的影响力就更大了,有着大约3100万的粉丝希望和联盟里的球星互动,他们希望能更多的了解球星的日常生活。

这里面有一些专门做NBA内容的自媒体公司,还有很多僵尸粉不包括在3100万之内。这已经比一些体育联盟加起来的粉丝还要多了,重要的是这只是联盟媒体影响力的一部分。在Ins上,已经有33位NBA球员的粉丝数超过了200万,在NFL联盟里,仅仅有9位球员在Ins的粉丝上超过了200万。这样的对比已经很明显了。

雷迪克说:“联盟现在的发展情况很好,这可能和联盟的官方推特运营有很大的关系。”联盟现在的情况和社交媒体的运营有很大的关系,在新的主席亚当-肖华上任之后,他很注重和社交媒体的联系,为此他还制定了一个方针叫“打造最专业的社交媒体平台”,他希望平台上可以发GIF动图还有一些比赛集锦。相反,NFL联盟的政策就显得不是很支持社交。肖华曾在2015年华尔街日报的采访中说:“他们有些地方做得确实不够,不过我们会帮助他们一起发展的。”

在比赛前的更衣室里,你会发现一些球员在拿着手机看一些新闻或者其他有趣的东西,比赛结束之后,他们还会拿出手机刷自己的社交平台,可能是为了躲避一些媒体的采访,也可能是为了及时知道好友的动态,甚至在比赛的中场休息的时候,球员们都会玩一会手机。

杜兰特在CJ-麦科勒姆的广播节目里提起了他玩手机的情况,他说:“我的Ins经常处于在线状态,不是一直都在,但是只要我有空闲时间,就会打开看一看。”杜兰特在社交媒体上的习惯很早就被网友发现了,他喜欢用小号和一些反对他的人对喷,如果你一直关注他的小号,你会发现他经常在一些评论里发言,联盟里喜欢翻评论的也不只是他一个人。

他的队友斯蒂芬-库里喜欢在中场时间刷推特,在2015年总决赛的时候,他并没有这么做,他说:“球馆里的每个人都在关注着你,我必须把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比赛上,我不想在比赛的过程中看到一些不好的言论,这可能会影响我在比赛中的专注度,这是不利于我的比赛的。”

现在一些球员经常在社交媒体上发一些有趣的事情,一些更衣室里的笑话或者是队友之间的趣事,球员都会将这些发在社交媒体上和球迷分享。上个赛季,湖人队的凯尔-库兹马和郎佐-鲍尔在社交媒体上就发了一些有趣的事情。二人一开始在社交媒体上互相怼了几次,库兹马就发了一段视频,以此来调侃鲍尔的一段模仿秀,鲍尔对此事一直耿耿于怀,在今年的夏天,鲍尔发了一段讽刺人的歌,他在歌里唱到,库兹马已经和自己的亲生父亲断绝了关系,这件事引起了湖人队管理层的重视。

NBA球员工会的球员健康顾问肯扬-杜林说:“他们二人在社交上互怼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但是这样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球员在使用社交媒体软件发表言论的时候,应该注意自己的影响,他们不能破坏自己或者别人的形象。球员也是普通人,他们也会一时忘记了什么该发,什么不该发。当他们处于一个很真实的状态,会表现得情绪化,对于粉丝们来说,他们很乐意看到球员真实的一面。”

库兹马和鲍尔在公众面前互相调侃,这才是他们真实的自己,球员现在用这种办法来掩盖一些不想让球迷挖掘出来的私事。杜林还说:“作为联盟里的球员,他们有必要在公众面前维持自己的形象,因为你的形象会影响社交上的很多人。”

在2011年的秋天,雷迪克开始用推特。和很多人一样,一开始他想从软件上及时地得知一些最新的新闻要事。他是从杜克大学毕业的,他在杜克大学主修的课程是历史,也修了一点文化人类学,他对于自己生活中发生的事情也很感兴趣。

雷迪克说:“我是在联盟发生了停摆事件才开始玩推特的,我可以从上面及时得知有关停摆的一些消息。”现在一些智能产品已经出现在了人们的生活中,在雷迪克的新秀赛季的那年,乔布斯把Iphone介绍给了大众。

那个时候很多球员用的手机都是那种滑盖的手机或者黑莓手机,推特才刚刚出现还不到一年,人们还不知道APP这个概念,他们只知道程序软件。

在NBA的停摆期间,推特成为了一个关注联盟里最新消息的平台,在推特上几乎有联盟里的所有消息,一些交易流言、一些球员动向你都可以在上面找到。球员们会在哪打野球或者打业余联赛,那上面都有你想要的信息。

球迷发现推特可以让他们拉近和那些球星的距离,人们很希望在上面找到一些新的消息。有很多资深球迷都知道在停摆期间,罗杰-梅森这位当时的球员协会的副执行主席,他发了一条惹人非议的推文,这条推文引起了很多人的议论,大概意思是说这个赛季不会再有比赛了。在停摆结束之后,人们还在谈论停摆期间发生的事情,梅森解释说他的账号被盗了,然而这个解释并不能让很多人相信。

NBA球员们的加入让推特有了一些文化内涵。在2008年,沙克-奥尼尔成了推特的第一个认证用户,在2009-2010赛季,一些球员因为在比赛的时候发推特,被联盟罚了款。在2010年的6月份,保罗在推特上发出消息,他说他的兄弟将要离开骑士队了,在几天后,詹姆斯就在ESPN的直播上宣布了自己的决定。

2013年的时候,安德烈-德拉蒙德、布兰登-詹宁斯还有尼克-扬开始在Ins上发一些短视频,短视频让推特更加火了,球迷们在推特上分享了很多精彩的集锦视频,很多人都沉浸在刷推特的世界中,推特上有太多的消息了,就像大海里的鱼一样,多得会让你在不经意间错过一些什么。于是,联盟的官方推特正式出现在了大众面前。

在2014年的东部决赛上,兰斯-史蒂文斯朝着詹姆斯的耳边吹气的视频在推特上火了,很多人都看了一遍又一遍那个视频。

在2015年的6月8日,一些球员们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了一场表情大战。这场大战的关键人物是德安德烈-乔丹,他是雷迪克在快船队时的队友,当时他已经成为自由球员。已经有消息爆料出,小乔丹将会加入独行侠,当时独行侠的钱德勒-帕森斯在推特上发了一个飞机的表情,雷迪克又发了一个汽车的表情,后来保罗又在后面跟着发了一个香蕉和船,令人没想到的是,格里芬发了一张用椅子堵在小乔丹家门口的图片,这张图片引起了推特上网友的轰动。

那段时间的推特上,很多网友都在看着一场好戏,很多球迷都在推特上面留言。雷迪克在后来的采访中说:“那天是我推特上访问量最多的一天。”

在2016年的4月份,雷迪克的孩子出生了,他不得不花时间照顾他的孩子,他空闲的时间变得更少了,同时社交媒体也在无形之中影响他的生活,甚至可以用绑架来形容社交媒体对他的影响。

当雷迪克从社交媒体的世界中走出来后,他感觉好多了,以前的那种焦虑也不会经常出现了。放弃了一些打理社交媒体账号的时间,他感觉轻松多了,生活也变得简单了许多。他以前删除了自己在Ins上的账号后,转而去收藏一些手表。现在他连手表都放弃了,雷迪克说:“放弃手表的感觉真好,我曾经很痴迷收藏手表,就像着魔了一样,无形之中就被控制住了,社交媒体也是一样的。”

雷迪克的这种感觉相信很多人也有,当你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你很可能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现在有太多的社交媒体软件了,智能手机越来越发达,人们对他的依赖性越来越大。现在的一些智能产品会对人类造成一些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已经有科学家在分析那些智能产品对我们健康生活的影响,在2016年,有篇文章指出,那些花很多时间在社交媒体上的年轻人,往往会有抑郁和焦虑的情绪伴随着他们,一些使用社交媒体程度较轻的人,他们抑郁和焦虑的可能性比较小,反而那些过度使用社交媒体的人,抑郁和焦虑的概率是那些轻度使用的人的三倍。

今年的9月份在心理学期刊上发表的一篇文章指出,一些孩子们通过社交软件或者游戏与人交流得到的快乐感比面对面交流得到的快乐感要少,通过电子屏幕的交流远不如面对面的交流,这样会让孩子的心理健康出现一些问题。

有研究指出,早在2012年,人们的心理健康水平呈现一个下降的趋势,这和智能手机走进人们的生活有一定的关系,研究通过对比发现,那些没有花很多时间在电子设备上的孩子会快乐很多。

史蒂芬-马格内斯说:“手机已经成为了孩子的香烟,很多孩子都无法控制自己。”马格内斯曾和一些人一起出过一本运动学的书,他还担任过顶级长跑运动员的私人教练。马格内斯指出,刷社交软件可能会对我们的大脑造成一些伤害,这是一个不能忽视的问题,我们需要重视这些问题对我们的影响。

马格内斯说:“它会慢慢控制你的思想,让你的精神上瘾,我们本来有一定的思考能力,但是你一旦陷进去之后,就沉浸在了那个世界中,时间长了之后,你会被他控制住,如果手机不在你身边,你就会感到缺失了什么,和手机强迫症差不多。”

NBA联盟球员工会的人也注意到了手机强迫症对球员的影响,他们发现过度的使用手机会影响球员的精神健康。他们为了更好地监测球员的精神健康状况,聘请了威廉姆-D-帕勒姆博士担任他们的精神健康中心的主任,威廉姆-D-帕勒姆博士说:“很明显,手机会让人们上瘾,人们本可以用其他方式和朋友联系的,但是社交媒体软件太方便了,越来越多的人离不开社交媒体软件了。”

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研究人员早在2017年就发现了社交媒体软件对NBA球员的影响,他们将文章发表在了《睡眠》期刊上,文章中指出,那些在比赛前天晚上刷推特刷到很晚的球员,在第二天的表现会较差,研究人员通过调查发现,那些很晚还在看推特的球员第二天的比赛得分会比平时要少1分,投篮命中率也会下降1.7%。

研究人员并没有明确指出刷推特数量和数据下降的具体关系,只是说睡前长时间刷推特会减少球员的睡觉时间。有新的研究指出,睡前半小时之内沉浸在社交媒体中,会大幅度影响人的睡眠质量。

对于球员来说,睡眠是很重要的,他们可以在好质量的睡眠中让身体得到充分的休息,但是睡前玩手机会大大降低球员的睡眠质量。在今年,有个研究机构将5000名加拿大的学生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研究发现,年龄在11到20岁的学生中,他们几乎在任何时间都会刷他们的社交软件,这和他们的睡眠不足有一定的关系。即使每天只花一个小时在社交媒体上,他们的睡眠时间和质量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拉里-罗森博士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一名教授,他主要研究心理学,他认为那些玩社交媒体的人早已经上瘾了。他说:“当Ins和Snapchat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时,我们已经被这些社交软件们控制住了,几乎没有人可以摆脱。”

NBA联盟里不仅仅是球员对社交媒体有瘾,就连一些球队的经理也是这样的。凯里-乌布雷是太阳队的前锋,他今年才22岁,他深深地感觉到了社交媒体对他们这一代球员的影响,甚至很多新生代的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受到社交媒体的影响,他很厌恶这些不好的影响,他给这种影响起了一个很形象的名字,叫“媒毒”。

他在接受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说道:“我们现在太依赖社交媒体和手机了,似乎只有沉浸在手机的世界里,我们的感觉会好一点,其实这样很不利于个人的发展和提升,就像一种精神食粮一样,正在毒害我们的思想。”

斯坦利-约翰逊和乌布雷的年龄一样,他现在是活塞队的前锋,在他小学4年级的时候,就有了2部手机,他现在已经讨厌上社交媒体了,因为他不想看到一些负面的评论。他说:“社交媒体里的世界,有很多不好的东西,就像垃圾一样会让你感到恶心,那里的世界有时候就像垃圾堆一样,会慢慢侵蚀你的心。你在那里一直翻着评论,对你是不会有任何好处的,因为那些评论都是垃圾。”

在他刚进入联盟的时候,会有球迷要求和他拍照,然后球迷会把这些照片配上一个让人感到厌恶的标题,发在社交媒体上。约翰逊说:“我当时很不理解球迷的做法,为什么和我想象的差别这么大?”他在亚利桑那大学球队的时候,他总感觉他的队友会偷拍他,在网上发一些负面言论,他经常提心吊胆,这样的情况在他这一代年轻人里是很少出现的。约翰逊说:“就像是被害妄想症,我总是担心这些人会搞我,我已经受够了这样的生活。”

很多球迷都知道,社交媒体会影响球星在比赛场上的表现,因此很多球星在球队季后赛期间,选择屏蔽了社交媒体。詹姆斯就是这样的球员,他在2015年的时候,还给自己的这种行为起了一个名字“隐形战斗模式”,每次季后赛,他就会开启这种模式。

詹姆斯说:“在那段时间里,我看不到外界的一切消息和评论,我可以更好地专注于球队的比赛中,我不需要去知道外界是怎么评价我的,我打出自己应有的表现就好了。”

在今年的9月份,詹姆斯在Ins上的粉丝数量已经很多了,甚至NFL里粉丝数排名前十的加起来都没有詹姆斯的粉丝多。在上个赛季的季后赛开始前,他会在自己的Ins账号上发一些鼓励人的短视频,这些视频的有效时间只有24个小时。然后他就会开启自己的隐形战斗模式,完全屏蔽外界的消息。

还有一些球星也是这样做的,像詹姆斯-哈登和克里斯-保罗,他们都不会在季后赛期间在社交媒体上发任何东西。对于这些篮球运动员来说,在社交媒体上发东西能够让他们在常规赛和休赛期里,起到一个调剂生活的作用。

可是不是所有的球员都有这么好的控制能力。恩比德在季后赛中,本来是不在Ins上发任何东西的。在去年球队的季后赛首轮中,他的伤病让他只能在替补席上坐着,这对他来说是种煎熬。

有一天很晚的时候,他在自己的Ins上发了一个限时的小视频,视频内容是在抱怨自己的伤病,他不想再无法上场打球。好像偶尔在社交媒体上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不会对他的比赛有什么影响,发完之后他就得到了队医的许可上场打球了,他在对阵热火的第三场系列赛中得到了23分7篮板3盖帽的数据。

库里一开始也很享受在社交媒体的世界中,但是他慢慢感受到了越来越多的负面消息,库里说:“你会觉得莫名其妙的,总是有人在拿着你的球衣和照片搞怪,还有人每天都给你发很多私信,有的人想让你参加他们的婚礼,有的人是毕业晚会的邀请,还有很多更离谱的。甚至有些人在发表一些不当言论的时候,还会艾特我。这个圈子里感觉很乱,什么样的人都有。”

社交媒体还是有很多好处的,它可以让更多人产生交流和联系,对于NBA联盟的球员来说,社交媒体意味着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他们,有的是队友、朋友和家人,有的是一些商业公司的业务人员。

帕勒姆(NBA精神健康主任)说:“有的人为了一些商业利益会和球员有更多的联系,这对于球员来说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在一些利益面前,球员很可能会忘记自己的原则,他们可能会迷失自己。当你的内心被很多东西迷惑了的时候,你已经不知道你是谁了。”

虽然社交媒体让更多的人有了联系,但是也会影响人内心的成长,在这个信息化时代,你很难保证自己不被一些事物迷惑。马格内斯说:“我们在无聊的时候会和自己的思想做斗争,因为你的思想想要控制你去做些什么事情。你会不由自主地胡思乱想,当手机出现之后,你会不由自主地玩手机。”

球员们过多的通过手机打字的方式和别人交流,也会对生活中面对面的交流有一定的影响,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方式会发生很多变化。球员在比赛中需要和队友沟通时,你只能通过说话的方式去交流,而不是打字发信息。

当你对裁判的判罚不满的时候,你需要心平气和地和裁判沟通,发表情或者动图的方式不适用于现实生活的交流。很多习惯了用手机交流的人会慢慢失去和人面对面交流的能力,NBA球员也是如此,很可能球队的化学反应会因此受到很大的影响。手机在慢慢改变人与人之间交流的方式。

在上个赛季的总决赛第一场结束之后,勇士队赢下了这场关键的比赛,在比赛过后的洛杉矶,某支球队的主教练来到了一个咖啡店,他在那里约了一个重要的人。尽管球队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比如新秀球员试训等事情,但是他认为这件事情比那些事都重要,甚至这件事可以帮助球队进入到总决赛。

和他见面的人叫马修-马博里,他所在的公司是一家人工智能的创业公司,虽然这家公司只有十个人,但是他们团队的神经科学家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他们被一个著名的电视节目称为“人脑黑客”。

教练和马博里说起了球队的事情,他说球员们的手机依赖症太严重了,教练问:“我可以做什么,能让球员在开会的时候放下他们手中的手机,可以让他们戒掉对Ins和推特的依赖吗?我想让他们把这些时间花在研究比赛录像上,有什么办法能改变他们的这些习惯?”马博里回答说:“可以让球员的这些坏习惯变成好的习惯,让球员学会合理地使用手机,或者引进一些和手机相关的新技术。”

根据见面前签订的保密协议,这家公司不允许向外界透露教练的名字,他很想帮助球员改变使用手机的坏习惯。这位教练也是第一个和他见面的职业体育联盟的教练,有些教练的年纪和球员们父亲的年纪相当,他们也很头疼球员使用手机的习惯,虽然教练没有针对这些习惯制定规定,但是他们也在想一些有效的办法减少手机对球员的影响。

斯坦-范-甘迪在华盛顿邮报的采访中说:“只是简单地让他们放下手机是没什么用的,他们的心思还会在手机上。即使他们在开会的时候不看手机,比赛的时候也不看手机,但是只要比赛结束后,他们会马上拿起手机看有什么新消息。”

NBA联盟对于社交媒体的支持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是一个商业联盟,联盟希望通过更多的视频集锦和最新消息吸引更多球迷的关注,还会有很多的商业赞助和活动。而且很多球队的老板都有多重背景,他们有的是科技巨头公司的老板,有的是软件研发公司的,比如马克-库班(独行侠队老板)、史蒂芬-鲍尔默(快船队老板)以及维维克-拉纳戴夫(国王队老板)。

因此联盟里的很多设备都是非常先进的,球员在社交媒体上很活跃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球队里的管理层人员也陷入了社交自媒体的世界中,布莱恩-科兰杰洛(前76人队经理)就因为在推特的小号上发了一些不当的言论丢了自己的工作。

如果马博里的公司能够帮助球队解决这些问题,让球队产生更好的化学反应,相信会有很多球队找到这家公司帮忙的。正如马博里所说,关键的问题在于帮助球员改正不好的习惯。

马博里说:“那些手机软件从诞生的时候,就被设计成让人上瘾的。无论你是多大的明星,你的粉丝数量有多少,只要有人对你发的内容给予积极的回应,你的大脑中会释放多巴胺,正是这个化学物质让你沉迷于其中无法自拔,你会逐渐迷恋上这种感觉,并且不断地重复着这件事,然后你就彻底陷进去了。那些社交软件就是这么控制你的。”就像马博里说的那样,这些软件在你玩的过程中就控制了你的头脑。

那到底怎么做才能改变这些球员的下意识行为呢?如何才能让球员的行为习惯更加健康?在这几年里,联盟里一直在致力于改变球员不好的习惯,他们在训练器械上投入了很多资金,但是他们发现,要改变球员的行为习惯是很难的。

马博里说:“最重要的是坚持,如果球员没有很好的控制力和毅力,那么制定好的饮食和睡眠习惯就显得毫无意义。球员的饮食习惯不好,再怎么努力训练都无济于事。”

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手机软件可以控制球员的行为,也可以改变球员的一些习惯。可以在手机中定一个闹钟,从而提醒球员在合适的时间做应该做的事情,球员可以花时间来冥想去更好的控制自己的行为,也可以玩一些帮助球员理解战术的游戏,在睡觉前,可以用手机听一些鼓励球员进步的音乐,慢慢的球员玩手机的想法就会淡化。

当然还有一个最简单直接的办法,那就是把手机给扔了,但是这样做也只是治标不治本,应该让球员学会控制玩手机的冲动,也不是只有社交媒体之类的软件。有一款软件叫思维空间,球员可以通过这款软件进行冥想,今年NBA联盟正式和这款软件合作了,现在联盟里的很多球员和工作人员都在用这款软件,现在你可以在NBA的网站上看到这款软件的广告,通过一些NBA球员的推广,会有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款软件的。

杜兰特也想试一下这款软件,他在麦科勒姆的节目中说:“联盟里已经有一些球员在用它了,有的是我很尊敬的球员,我觉得我也应该去用下这款软件。自从我来到了勇士队后,生活的节奏好像快了很多,每天都过得很快,我都没有了思考的时间,这款软件应该能让我慢下来。”

马博里的公司也开发了自己的手机软件,这款软件的名字叫空间。这款软件和社交软件很像,当你使用它的时候,它会提示你在打开社交软件时先冷静地想一想,做几次深呼吸,如果你没有冷静下来,每隔一段时间它就会提示你,让你停止刷屏,这款软件可以帮助用户减少花在社交软件上的时间。

马博里说:“虽然这款软件打断你的时间很短,但是这会提醒你不要再陷入社交媒体的世界中,就像你在走上迷途之前,有人拉了你一把。”那位和马博里见面的教练被马博里的建议打动了,他和马博里约定了去球队见队员的时间。

现在你不会再看到雷迪克在推特上发汽车的表情了,那些账号和之前发的表情都已经成为历史了,社交媒体对他来说就像一个无底洞一样,只会让他在那里迷失方向。他感觉他就像是一颗棋子任由摆布。他的第二个孩子已经两岁了,是时候该为他的孩子做榜样了。雷迪克说:“我一想到我孩子以后也会和我一样沉迷于手机,我会感到很惶恐。我得早早地给他们打个预防针,做一个好榜样。”

不只是雷迪克一个人会有这样的想法,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社交媒体对他们造成的不好的影响。在最近的一个调查中,2000个美国人中,有将近27%的人觉得Facebook会对社会产生一些不好的影响。苹果公司的设计师为了减少人们手机的使用时间,在系统软件里新增了一款防沉迷软件,这样可以减少人们对手机的依赖。

社交媒体确实会对人的生活有帮助,一些人可以通过社交媒体给他们带来一些利润,一些工资比较低的球员在尝到社交媒体给他带来的甜头后,会更加沉迷。比如一位球员一个赛季的工资只有1000万,这还不是税后的工资,然后一个赞助就可以给他带来500万的收入,相信很多人都抵不住这样的诱惑。

因此很多球员会雇佣一些专业人士来管理社交账号,即使不需要球员亲自打理每个账号,球员还是会逐渐迷失自我。帕勒姆说:“社交媒体对那些球员来说,就像一个潘多拉魔盒,你很难在里面保持清醒的头脑。谁会和钱过不去呢,是我的话,我也会陷在其中。”

这就是社交媒体最吸引人的地方,经不住金钱诱惑的人都陷进去了,但是付出的代价却是很大的,你的心理健康会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对雷迪克来说的,放弃给他带来很大的变化,他现在已经轻松很多了,这才是他想要的。

内蒙古哪医院治疗性病好
石家庄哪家医院专治妇科
湖南整形美容医院那个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