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属性至尊第九十八章急返

2020-01-25 02:57: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属性至尊 第九十八章 急返

门口,出现在吴昊面前的赫然是一脸焦虑之色的林云鹤,在林云鹤的旁边,则是同样阴沉着脸的胡海。

显然,林云鹤之所以能找到这里,应该就是靠了他,并且看他神色,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林老,你怎么来了?”

吴昊眉头一挑,心中就是咯噔一下,却是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妙了。

“哎,现在只有我能来了,我们换个地方说话。”

林云鹤苦笑一声,虽然周围有着胡海和吴昊,但他说话的同时,还是朝旁边看了看,神情间很是紧张。

“跟我来吧!”胡海看了眼吴昊,眼中闪过一抹希冀来,接着便转身在前面带路。

几人很快便来到原泰山剑派,也就是现在的暴猿门剑堂之中,显然胡海之前已经对林云鹤说过一些此地的事情,因此他神情间尽管依然有些惊异,但却并不意外。

“好了,这里乃是原泰山剑派的密室,隔绝一切信号,除了我们三人外,别人绝对不可能偷听,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吩咐龟长老和严长老在外面候着,随着厚厚的石门关闭,吴昊将林云鹤和胡海让到上首,这才正色说话。

“吴昊,真想不到你出来一趟竟然置办下如此大的家业,果然是我暴猿门的希望,武门主真是没看错你。”

林云鹤神色间有些唏嘘,他可不同于吴昊,他对泰山剑派有些了解,更是知道龟、严二位长老,这两位可是实打实的化劲中期好手,就算是武华龙来了,在他们面前也只是平起平坐,甚至还要低上一头。

可就是这样的两位,在吴昊面前却服帖无比,这恐怕已经不仅仅是简单的武力压制能够做到的了。

“这一次,恐怕只有你能救暴猿门一把了。”

林云鹤叹口气,开始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随着他的讲述,胡海脸色是越来越阴沉,他之前虽然知道个大概,但对详细的情况却没有多少了解。

“宋伟真是欺人太甚,他国术门便是这样行事的?好大的威风、好大的煞气!”

林云鹤还未说完,他便猛然拍了下桌子,站起身来,厉喝出声。

“呵呵,岂止是这样。”林云鹤苦笑一声,看了眼吴昊,说道:“宋伟放话,若是三日之内你不去炼体者联盟分部自首,他便直接拆了整个暴猿门,将暴猿门彻底从炼体者联盟中抹去。”

“师父伤的究竟怎么样了?”

吴昊深吸口气,强压住心中的怒火,他现在关心的反倒是武华龙的伤势。

根据林云鹤所说,国术门的宋伟乃是化劲巅峰境界的绝世高手,他一到国术门,便让武华龙接他三掌,接下来则暂时罢手,接不下就彻底抹去暴猿门。

武华龙虽然只是接了两掌,另外一掌由韩震代接,但却也身受重伤,当场甚至连行动之力都没有了,韩震更是直接被废掉,恐怕若不是对方不欲当场伤人性命,韩震甚至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阳。

林云鹤等人只道武华龙这次身受重伤,却不知,他其实早就身受重伤,之前不过是以丹药之力在硬挺。

宋伟这两掌,恐怕直接将他打回原形,而且将他受的伤势加重了数倍。

这种情况下,据吴昊乐观估计,武华龙能再活上两三天的时间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武门主倒是还能撑的下去,只是暴猿门却是岌岌可危了。”林云鹤叹口气,果然如同吴昊所料一般,根本不清楚里面的具体事情。

“恐怕师父已经是垂垂待死了,而韩震师伯又被废掉了武功,这一次麻烦了!”吴昊眉头一挑,心中暗暗寻思,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点点头,又问道:“除了这些外,暴猿门内还有什么麻烦吗?”

“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你不至于这么急着过来,而且是亲自过来。”

林云鹤点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果然瞒不住你的样子,接口道:“正所谓屋漏偏逢连夜雨,这话说我暴猿门真是一点都没错,武门主和韩副门主的事情只是一个引子,真正有威胁的还在后面。”

“当天下午,古月河这个逆徒便在胡振邦等灵猴门人的辅助下秘密的将我暴猿门一众核心人员囚禁了起来,彻底掌握了整个暴猿门,如果不是岳云拼死将情报送给我,现在估计我还不知道这事情呢。”

“所以当务之急,你必须马上返回暴猿门,将门主他们救回来,彻底铲除掉古月河这帮人,然后才是应对宋伟等人,否则一旦既成事实,我们暴猿门就真的完了。”

这话一出,不仅吴昊脸色大变,就是胡海也是一脸苍白,他显然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只是离开了几日时间,暴猿门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

“岳云?他不是古月河的人吗?”

吴昊深吸口气,神色猛然一动,却是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这岳云处处针对于他,很明显是倾向于古月河一方,怎会拼死报信?

“这事我清楚!”胡海摇了摇头,一脸痛苦之色,说道:“岳云针对你是为了引出宗门内真正的灵猴门内奸,他其实才是真正的自己人。”

“您指的内奸是古月河?”吴昊眉毛一挑,很是有些惊奇。

“古月河虽然心怀异心,但却并不是内奸,真正的内奸是彭飞,只不过我们并没有掌握具体的证据罢了,想不到最后问题竟然出在古月河身上,我就知道这小子狼子野心绝不可靠,可恨武华龙还一直维护于他。”

胡海神情间很是愤然,道出了暴猿门内的一些机密,也让吴昊有些恍然大悟。

“胡老说的不错,至少岳云已经死了,而彭飞还活的好好的。”

林云鹤显然也第一次了解其中内幕,苦笑了一声,有些反应过来的说道:“不过您这么一说,我倒是怀疑了,凭岳云的身手真的能够将情报送出来?你们怀疑彭飞,而彭飞却一直没暴露,他岂会不知道岳云的身份?”

“这样一来,他们是不是故意放我出来报信的?为的就是引吴昊回去,好将暴猿门彻底一打尽。”

这话一说出来,胡海和吴昊都有些沉默。

“嘿嘿!”

吴昊忽然一笑,沉声道:“即使是陷阱又如何?灵猴门这是赤裸裸的阳谋,难道说知道是陷阱我就可以不去了吗?”

“没有了暴猿门,从此之后我将是孤家寡人,只要他们稍稍一宣传,估计等待我的就是身败名裂的结局,那时候,哪个宗门还敢要我?说不定我直接就会成为世人唾弃的大魔头,从此只能生活在阴暗之中,所以,他们不怕我不去!”

“只是灵猴门或许也想不到,我已经不是他们印象中的我了,我现在已经收服了泰山剑派,再也不能算是单独一人,任何轻视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这话说的很是明白,道理也人人都懂,只是生死之间,明明稍稍后退便可能会有更安全、稳妥的选择,却毅然慷慨前行,真正能够做到的又能有几个?吴昊这决定无论怎么说,都称得上一句大勇!

林云鹤嘿然一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担忧之色却已经一扫而空。

胡海沉默一会,叹口气,看了看吴昊,说道:“吴昊,你很好,武华龙这次终于没有看走眼,虽然说别的太过矫情,但是这一次,我还是想要替暴猿门谢谢你。”

“师祖这话就太过客气了,况且此行也是我的一个机会也说不定。”

吴昊摇摇头,岔开话题说道:“事不宜迟,我稍稍安排一下,之后,我们便立刻出发前往海州市。”

胡海和林云鹤自然没有意义。

很快,三人便出了密室,吴昊交代几句,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中,将剑堂暂且交由林勇、严长老二人掌控。

有甚大事,二人协商解决,实在是有疑难的,可以暂时压下,等到他回来之后再行处理。

至于龟长老,由于身手尚在严长老之上,在化劲中期武者中绝对是绝顶好手,则随他一道前往海州市。

而钟怀和殷娇夫妇,由于尚未启程前往华山剑派,因此也被他叫了回来。

吴昊虽然自信,但却不会盲目自大,他有七八分的把握灵猴门肯定做好了准备,就等他回去呢。

所以说,这一次海州之行十分危险,有钟怀和殷娇这两个联手威力不在化劲后期之下的高手相伴,相信能够顺利许多。

这样一来,他们这一行人中除他之外就有着一个化劲后期战力和一个化劲中期巅峰战力,再加上化劲中期的胡海和化劲初期的林云鹤,也算是一股非常强大的力量了。

说实话,如果不是剑堂初立,人心未定,各种事情纷至沓来,绝对离不开化劲武者的居中协调,而单放一个人在泰山他又不放心的话,他都有将林勇和严长老全部带走的念头。

泰山之巅宾馆内,吴昊父母对他连夜离开的举动有些遗憾,不过在听了他说的理由后却也无可奈何,毕竟工作不同于上学,工作了就要以工作为重。

将事情交代完毕后,吴昊一行六人便上了一辆飞车,很快就离开了泰山范围,直奔海州市而去。(未完待续。)

高要区人民医院怎么样
长春白癜风医院在线预约
淮安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滨州癫痫病医院排行榜
淄博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