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2020-01-16 03:28: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那年高考前,我没用手机,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班主任的,你让班主任转告我,惠,高考顺利。

木子,这件事藏在我心里很多年,温暖,感激。

一直以来,我都执意称呼你木子,是想拉进我们之间的距离,可以像朋友,无话不谈呢!师生之间,总是有些束缚,不自在。

我讨厌,那种牵绊,或者是你居高临下的样子。

而实际上,你从未摆出为师的架子。只是相比较其他同学而言,貌似你对我尤其严厉。比如课堂上提问,别人回答不出,你点头让其坐下,我却不可以,要陪着你整整站上两节课。而最恐怖的是,每节课,你都会提问到我,以致于那段时间看见你就害怕,但是奇怪的,也有种小小的期待。

同学问我,木子是你的亲戚么?对你总是那般照顾。

小小的红晕印上双颊,木子,你对我的好,我很感激。所以那段时间努力地背政治,只想在成绩上博得你更多的好感,那也是唯一可以报答你的方式。所以每次考试,都是最高分,虽然我的理科白痴,不能将整体成绩提上去,但是我想你看得出我的努力。

那段时间非典闹得轰轰烈烈,为了提高体质,每天早上起床,我都会沿着操场跑几圈,每次都会遇见你,投之一笑,自然,而不扭捏。

我喜欢那样的早上,有你,有初升的太阳,还有淡淡青草味道。

喜欢写诗,写满整整一个硬壳本,在自习课上,我拿给你看,希望获得你小小的赞美,看着你认真地读完,小小骄傲,我有我的长处可以吸引到你。

我想让你觉得,我的与众不同。

那年,发丝至腰间,柔顺,飞扬,你说喜欢安安静静的你坐在窗口写诗的样子。是少年梦中的女子。

笑,如你所言,我拒绝掉无数情书,无数少年多情的目光。

不是不喜欢,而是一味觉得,他们不懂我,我的诗。

我不要做花瓶,靠着光鲜外表美丽容颜吸取异性的眼球。

我只要一个人懂我。懂我的所有。

那时候有个学长对我纠缠不清,每晚自习下课都将我堵在楼梯口,然后无耻地说着他自认为动听的情话,我似乎成了全校的焦点,被同学嘲笑红颜祸水。年少的我,不知如何处理,吓得大哭,便一再地逃。

你看得出我的窘境,每日放学,你便尾随我的身后保护我,直到我将到家的那个拐弯路口。那一夜又一夜的恐慌,不知所措,有你的保护,我变的安心,甚至希望此后每个夜晚都是这样,有你悄悄地走在我的身后。

学长也许畏惧你的威严,慢慢对我不再骚扰。但是你我已经习惯,就这样,一前一后安静地走着。不言语,属于你我的默契,点点温暖,蔓延全身。

只是,此后经年,再无一个人让我如此安心。

是的,你对我的好,有目共睹。多少羡慕嫉妒恨的女生背后骂我狐狸精,甚至更难听的辱骂,这些我都知道,只是一笑而过。不予计较。

其实,只有我知道,一直以来你欣赏我的原因。

曾经安师大,你是小有名气的才子,你渴望与我一样,有个人心灵相通。

至少,我们彼此懂得。

那一晚,你似乎是喝多了酒,头趴在桌子上与一个女同学聊天,亲近得不得了,几乎忘记了这是教室。小小的妒忌爬上心头,木子,除了我,对我好,你不能再对其他女生如此细致,关照。不可以!不可以!

我故意在将书摔在课桌上,弄得大动作,然后恶狠狠地盯着你,见你无动于衷,我终于爆发了!

“老师,我出去一下”在路过你的身边时,我故意将脚狠狠地剁向你的脚面,看见你痛的龇牙咧嘴的模样,我得意地对你说,我很快就会回来,老师不用担心哦!

在外面小卖铺里买了只冰激凌,一口一口添完,然后心满意足地 室。

你已经酒醒大半,趴在讲台上迷糊了。但是眼神一直看着我,似乎有话要说。

放学,班长告诉我,惠,木子老师让你到办公室。

有些意外,但是情理之中。

在你的对面坐下,倔强的我不言语,看来你有些无奈,但是好脾气地问我,惠,在生老师的气?我阴阳怪调地回敬,哪敢呢?不敢好吧!

你笑笑,说,孩子,始终还是个孩子。

惹得我小小的不服气,马上反驳,虽然我不到十八岁,但是也没幼稚到三岁孩童,今天我就是不爽,你就是惹我了!

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天真啊,对老师说话,竟然可以这般理直气壮。

如果,你可以早出生十年,我晚出生十年,那该多好!突然间的话语,轻轻入耳,在空气中慢慢晕染,你好像对我说,又似乎是一个人的呢喃。

木子,你知道平日里我经常调皮地对你说,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同时生,日日与君好,何不是我给你的答案?

木子,原谅我没心没肺地故作轻松,我说,那么,真的可惜,不过,我会将你记在心上。见你轻轻叹气,夜,清凉无比。

那一晚,突然停电,静悄悄的办公室里只剩你和我,还有那片黑漆漆的夜,你焦急地寻找我,惠,不要害怕,我带你出去。

小心地拽住你的衣角,走出那栋因为黑暗而显得有些恐怖的教学楼。

你说,回家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头顶,一轮新月,皎洁,明亮。

你的脸,那般好看。

后来,不争气的我,还是让你失望了。文理严重偏科,高考成绩,糟糕透顶。因为丢脸,我躲着不见你,跑到另外一座中学继续读高三。

偶尔会打电话给你。

我说,真的,我读不了好的大学,我害怕数字,害怕英文,唯一的喜好,文字,却拯救不了我。你要原谅我,我真的尽力了。

你安慰我,傻!你已经最好。

也时常写信,我向你卖弄我的文言文,之乎者也,好不得意。你唯一给我回过一封,说,岁月静好,子贤良美丽,如水可人,惹君怜爱。我知道身为毕业班班主任的你回一封信给我,真的很难,你太忙,忙到迅速消瘦。

我却无能为力。

很快再次高考,没有手机的我,你自然无法找到,只能等着我去联系你。

那几天,我却因为焦虑,没有主动打电话给你。

高考前一天,我回宾馆与同学 ,准备明天的考试。这时候班主任找到我,说,惠,你曾经的政治老师打电话给我,让我转告你,高考顺利。

那一刻真是感动地想哭,你是怎么找到我的班主任的?不在一个学校,费了一番周折吧!真的抱歉,让你费心了。

正如我预期的那样,考入普通的财大,学财会,与文字擦肩而过。对自己失望,但是对于文字,我从来没有放弃过。

大学,一切新鲜。

我告诉你,如从前,不同男生给我送玫瑰,巧克力,甜美,芬芳。

你微笑,年轻,美丽,无法阻挡。

我笑,放肆,张杨。木子,你若是我身边的那个他多好!

后来你问我,惠,高中三年你过得辛苦罢!因为寄宿在姑妈家,多少有点寄人篱下的滋味,委屈,烦恼,无人诉说,便拼了命地压抑自己,长久成疾,无处寄托。木子,你便救命草般出现在我的生命里,陪我度过那漫漫岁月,三年,因为有你,也便多了些惊喜,安慰。你却惭愧,说,惠,原谅我,什么也没为你去做,这是我的不好。

木子,其实你已经在你的范围内给了我最好。

精神上得以寄托,所以我才完好无缺。

我该感谢你。真的。一生所念。

伴着音乐写你我的小故事,耳边是笔笔的《笔记》:

我看见天空很蓝 就像你在我身边的温暖

生命有太多遗憾 人越成长越觉得孤单

我很想飞 多远都不会累 才明白爱的越深心就会越痛

我只想飞 在我的天空飞 我知道你会在我身边

回忆的画面 记录的语言 爱始终是你手中长长的线

载着我的想念 飞过了地平线 你温暖的笑脸还一如从前

回忆的画面 记录的语言 你说要我学着勇敢一点

偶尔哭红双眼 你一定会了解 眼泪试我心中另一种 完美

木子,曾经属于你我的小默契,旁人永远替代不了。

你要安好。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续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看病好不好
泰成逸园分院需要预约吗
临沂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福建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台州那个医院看白殿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