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济北南无法可依职业资格许可就该一律取消

2019-12-04 17:5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济北南:无法可依职业资格许可就该一律取消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7月15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再取消一批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以改革释放创业创新活力。会议决定,在去年以来已取消149项职业资格的基础上,再取消络广告经纪人、注册电子贸易师、全国外贸业务员、港口装卸工等62项职业资格。会议要求,要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继续集中取消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事项

让人力回归自由市场

济北南

不断推进简政放权,早已成为本届政府行政的一大特色。时间进入2015年下半年,政府并没有放缓简政放权节奏的意思,相反,简政放权再出大招—取消62项职业资格。其实,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明确简政放权任务:2015年再取消和下放一批行政审批事项。因此,此次取消62项职业资格是落实政府2015年重点工作任务的重要体现。

本义上讲,市场经济环境之下,所有的资源配置都应该以市场规律为主导。劳动力也好,专业人才也罢,也都属于市场资源。对于劳动力和人才的管理,政府权力应该尽可能地收手或放手。然而在我国,严格的职业资格许可与认定体制,长期以来严重影响了市场在人力资源配置中的作用。而这一切的起点还要追溯到1994年,彼时出于科学评价人才的考量,职业资格证书制度被写入劳动法

其后,各类职业资格证书应运而生,继而,职业资格证书中存在的一些不合理许可与认证制度形成了以下三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一是,助推考证经济,每种考证背后都有一条巨大的利益链条;二是,人为抬高相关领域的从业门槛,不利于市场繁荣,比如注册一个相关领域的公司,需要一个资质,而这个资质需要几个专业资格证,这实际上为创办公司提高了门槛,造成了阻碍,也不利于社会经济发展;三是,挂靠等现象已十分普遍,一些难考的工科证书和国家注册类证书,有的已经涨到了一年20万以上—也就是说,一个人只要考出了证,只挂靠证书,不用工作,就足以拥有年薪几十万的小资生活。

应该说,我国的职业资格许可认证与管理使用制度执行过程中的很多问题,已经背离规范管理、提高业务能力等目标。人力资源则面临着严重的证书化,还形成了一些不正常的劳动机制—持证的人不干活,没有相关能力的人却越俎代庖,尤其是在一些设计、施工、监理单位,真正干活的甚至没有相关专业知识,很可能会造成一些安全事故,这也是一些行业出现安全问题的一个根源。取消相关职业资格认证,无疑是能够解决上述问题的。

简政放权没有终点可言。而本次国务院常务会议也让我们看到了政府在职业资格许可与认证方面的明确态度—对国务院部门设置实施的没有法律法规依据的准入类职业资格

,以及国务院行业部门和全国性行业协会、学会自行设置的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一律取消;有法律法规依据,但与国家安全、公共安全、公民人身财产安全关系不密切或不宜采取职业资格方式管理的,按程序提请修订法律法规后予以取消。而这无疑是令人期待的,对于绝大部分领域的从业人员来讲,或许再也不存在为考证而发愁的现象了;对于创业人员而言,他们也不需要去借证以申请和维护资质了。

劳动力与人才减少了更多的束缚,尊重了市场规律,也尊重了人性。可以确定的是,政府不断取消一批批职业资格许可及认证,对于鼓励并促进“双创”,激发市场经济活力,更好地适应经济发展新常态,有着不言而喻的积极意义。

让政府回归监管本位

乾羽

从事某一职业,需要具备职业所必备的学识、技术和能力,这是一个常识。如果,连最基本的从业条件和基础都不具备,怎么可能做好一份职业?这也是职业资格许可和认定的基本依据和根本理由—既然从事一份职业需要一定资格,这个资格的许可和认定就该交由相关部门行使,这可以保证职业资格认证的规范,也可以保证市场用人的有序、高效。换句话说,权威的有含金量的职业资格证,在一定程度上就是人才在市场上求职的“通行证”和质量“保证书”。

问题是,职业资格制度在实行过程中也产生了一些问题。人社部副部长汤涛认为,职业资格制度存在三大突出问题:一是太多太重;二是职业资格考试和培训分离、鉴定和培训分离做得还不够;三是有些职业资格是水平评价类的,但是有的地方把它作为准入类。这些问题归根结底,在于权力在职业资格制度中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想着如何收权,如何去体现权力的管制性,而忽视了如何放权,如何去体现权力的服务性。此时,以人为本的理念没有得到足够体现,反而权力本位的意识得到了彰显。

所以,才会出现太多太重的职业资格,多和重意味着管辖范围的增大;所以,才会出现水平评价类职业资格变成准入门槛,这种转变意味着抬高门槛、提升身价;所以

,才会出现分离不够、监管不够,这种亲密接触与管理手软可以保证资源在市场的兑现。结果,一个本应该服务人才和市场的职业资格制度变得面目模糊,不仅无法正确地评价人才,为市场提供人才的认证与选拔,反而束缚了人的活力,忽视了人的能力,剥夺了人的机会,让社会唯职业资格证至上,造成了考证的虚热和社会资源的浪费。

当主动简政放权成为改革重点时,职业资格制度也必然面临着简政放权的改变—进一步取消职业资格许可。这种取消具有两个方面的意义,体现出两个方面的尊重:一方面,充分尊重了人的权利,认识到职业资格的作用在于服务人,为人才的选拔和认定提供标准和服务,而不是束缚人才、压抑人才、阻碍就业,让人才成为证书的“奴隶”—没有所谓的证书,连职业都无法入门;另一方面,充分尊重了市场的规律,认识到市场的发展变化与基本规律,认识到市场对人才的评价能力和功能,把该交给市场自己去选择和判断的权力交给市场,而不是喧宾夺主、横插一杠。

反过来,双重尊重的集中体现,就是更进一步取消职业资格许可。取消意味着放权,意味着对人的权利的松绑,对市场规律的尊重;取消也就意味着政府部门回归监管本位,不失位但也不越位,该由市场自行解决的问题交给市场去解决。任何时候,简政放权必然牵涉权力与权利的关系,必然涉及到权力与市场的关联,在具体执行过程中

,只有权力充分地尊重权利、尊重规律,并且舍得将权力赋予市场中其他主体,政府简政放权的诚意才能被看到,简政放权的价值才能得到释放。

吉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信阳治疗白癜风费用
成都治疗癫痫病方法
晋中癫痫病
重庆癫痫病治疗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