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悲镰之鸣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逾越桎梏

2020-01-17 00:04:4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悲镰之鸣 第二百五十五章 逾越桎梏

周围的空气仿佛停止流动,时间就此凝止,天地间的魂气逐渐紊乱,而这一切的始俑者,正是在地面上站立的凌莫。

不,准确地说,是凌莫手上这充满狂暴的冰曦焚莫,可那份狂暴,竟如丝如缕盘旋在一起,周围空间有着被扯裂的迹象,一道道黑色的空间裂缝环绕在冰曦焚莫旁,足以见得这能量有多么不稳定。

咻――

魂气几乎接近枯竭,凌莫现在支撑所靠的,正是强大的精神化海与塔灵龙纹体,若不是这两者,凌莫恐怕连抬起来都会异常困难。

眼神中透着疯狂,内心却格外平静,现在是关键的最后一步,半点闪失都会使得那狂暴的能量失衡。

已经没有足够的力量推动冰曦焚莫,而凌莫似乎更加疯狂,金翎鹰翼在背后张开,奋力将他的身形带起。

那般强势的气息,令得寒裔魔龙后悔连连,这等威力,自己若是硬碰,恐怕不死也残啊。

为了几块材料,凌莫有必要如此拼命吗?不,当然不是,凌莫只是将寒裔魔龙看做是一座高山,只有跨过这座高山,自己才有机会更近一步,若是只逃命的话,自己何时才能达到那更高境界呢?

它已经没有机会了!凌莫同样也是如此!

刷!

一道空间裂缝随着凌莫的上升而撕开,无形的拉扯令得风雪纷涌而入,而下一刻,金翎鹰翼全速振翼,身形如一道金色闪电袭向寒裔魔龙!

“冰曦,焚莫!”

轰!

随着四字艰难吐出,凌莫已是近上身来,手中冰曦焚莫缓缓托出,旋既化掌,金光浮于其上,一掌将其推出!

快!凌莫的速度本身便优于寒裔魔龙,而冰曦焚莫的推进是极其缓慢,若想伤到它,只能靠速度欺近,然后将冰曦焚莫的全部威能打出!

当然,这一切,复出的代价也是极大的。

“铠!”

冰曦焚莫离手的那一刻,凌莫大喝一声,自冰地之中,七冥谜匣应声而来,铁片飞舞间,在凌莫周身迅速凝结一层厚实铁铠。

“还不够……还不够啊!”

冰曦焚莫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转眼间已是在寒裔魔龙面前,那波动一圈一圈荡开,犹如夏日即将盛开的盛花。

呲――呲――

青雷涌动,凌莫的铁铠上再度附上一层青雷,青雷之铠也随即调动到最高,金翎鹰翼停止挥动,身形如断线纸鸢一般,摇晃着掉落下来。

而在下一瞬,那冰曦焚莫也终于释放了它的威能。

一波波热浪与极冰碎屑震荡,连得那雪花都是停止了飞舞,无穷震荡扩散开来,远处的冰山轻微晃动,终于是承受不住,轰然崩塌。

“不好,这波动!”

凌莫咬紧牙关,身形紧紧贴住地面,热浪阵阵袭来,随后是那冰封一切的极冰。

然而,这只是刚刚开始。

冰曦焚莫的中心,是一块炽火之核,而炽火之核的威力,便在于魂气的取决程度,魂气越强,相对平衡的便是炽火之核越强。

咔嚓――

如突破束茧,那炽火之核裂开一道小小的缝隙,自其内可以看出,那炽火已凝成固态,仿佛一个压缩的炸药,只需要一个契机,一个契机将其引爆。

吼――

这是一声龙啸,紧接着一庞大的“冰龙”凝结而出,说是冰龙,其实只是形似而已,而那声龙啸,更是火与冰交汇所发出的声音。

轰!

这便是契机,迎来的将是这凌莫堵上性命的爆炸!

火光与蓝光交汇,汇聚成一道道强光四射开来,而在那爆炸中,一道黑光射出,逐渐扩大。

那不是黑光,而是一条空间裂缝啊!空间裂缝逐渐扩大,无形的吸引力将四周一切卷入,四周的空间皆被扭曲,而那寒裔魔龙的防御在现在看来如同薄纸一般脆弱,庞大的身形被拉扯,抵抗挣扎显得如此无力。

当然,凌莫也在其内。

……

“这危险的家伙,要毁我极寒之地不成?!”

巨大的冰殿内,雪舞脸上凝重加深,狠狠一踏地,雪花在脚下席卷而出,包绕身形,已是消失在原地。

……

嘭!

青雷之铠早已破碎,道道残雷被吸入那宽大的空间裂痕中,身上的铁铠护身,但那爆炸可不是铁铠可以阻挡的,纵使免去皮外伤,那极致的温度仍能伤到凌莫。

而眼下,显然不是顾及伤势之时了,空间裂缝在不断扯打,寒裔魔龙与凌莫更是无法阻挡它破坏的步伐。

“这次,真是闹大了啊。”

纵使身体有突破的感觉又如何呢?被吸入那空间黑洞中,一切都便完了。

咻――

就在寒裔魔龙与凌莫即将被吸入黑洞之时,两根柱子自凌莫蓝宝石项链中甩出,重重地插入地面,一道小小的身影同样紧随而出,嫩白的小手一扯凌莫铠甲,凌莫旋既被狠狠扔在地面之上。

嗡――

两根侄子显然便是万蛇柱,而那小小的身影,自然便是寒裔美杜莎,只见得她小手轻轻一按那两根万蛇柱,嗡鸣响彻周围,白光闪烁之间,一道嫩白的少女身形出现在光影中。

玉手扯住寒裔魔龙的尾巴,将其从黑洞中拽出,无穷的吸引仍在继续,却见那少女不慌不忙的将寒裔魔龙扔在一旁,轻拍手掌,一道庞大美杜莎映像出现,随着她两手一合,美杜莎也是冲上,大手抓住空间裂缝的边缘,将其紧紧闭合!

轰!

道道冰块砸落,空间裂缝的闭合,证明着这场闹剧的结束。

两根万蛇柱此刻已然失去光芒,静静地在地面伫立,庞大美杜莎映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一丝不挂的少女缓缓落下。

脚尖触地,少女打了个踉跄,似乎并不太适应直立行走,不过走了几步后便已然掌握,轻轻走到凌莫身旁,俯下身子。

“看起来都解决了啊。”

一处崩塌的冰山一角上,雪舞松一口气,缓缓转身,雪花舞动间,已是消失。

“幸运的家伙。”

……

凌莫身上的铁铠已然消失,化作七冥谜匣躺在一边,而身体与意识,已沉浸在修炼之中,无数魂气涌入其体内。

如同沙漠中的旅人遇到绿洲,凌莫体内现在急需魂气,突破的迹象显而易见。

南京邦德医院夏保志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
吉林牛皮癣医院排名
海口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泰安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