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仩海9折加油卡微信朋友圈疯转洧亾被骗10

2019-07-08 17:0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上海:9折加油卡朋友圈“疯转” 有人被骗100多万

一市民在上代售大量打折的中石化加油卡,不料上家卷款失踪。晨报肖允

原标题:9折油卡疯转,有人被骗100多万

受害人为享优惠或赚佣金纷纷陷入骗局中石化:加油卡从未打折销售过浦东警方已介入

[骗局详析]

1、上家在上发信息称可九折销售加油卡

2、第一次交易时,上家爽快给卡,并透露交易量大可提佣金,但转账与给卡存在一定时间差

3、赚取佣金有条件,每天转给上家的款项有数额要求

4、转账人发现不能及时给卡,上家用各种借口百般拖延

5、上家及上家的上家先后消失,转账人钱卡两空

□晨报叶松丽

“付900元,拿1000元加油卡,购卡就打折,现金返还,不需走账,业务量大的,还有5个点的业务提成。”——今年5月份以来,这条消息在朋友圈“疯转”。

然而,这个9折购买加油卡的“生意”,“正常”运作了近1个月后,终成泡影。当处在金字塔顶端的上家突然消失后,只留下那些试图赚取佣金和优惠的各级终端代理商和消费者们欲哭无泪。

目前,浦东警方已经介入调查此事。

为赚佣金一天转账20万

今年5月底,胥先生的前同事张钦给他发来一条,说其老婆应洁在给中石化销售加油卡,九折优惠,优惠的钱现场返回,也就是说你买1000元加油卡,只要支付900元现金(购买的量大还有优惠),而且这个加油卡可在中石化各点加油。

胥先生想着帮帮老同事,随手在朋友圈里转发了一下。没想到,第二天就有朋友向他询问买卡的事:“我就问张钦,怎么买?张钦说,你把钱打过来,我们把卡给你,就这么简单。”

几天后,先后就有24个人向胥先生转账3万元购卡。胥先生顺手把钱转给了应洁,7天后,他到应洁的家中拿回了26张加油卡,的确是按9折付款。应洁还说,会给胥先生一笔佣金,5%起点,销售量越大,佣金比例越高,每月结算一次。

胥先生把26张加油卡发给24个朋友后,大家都很满意。他逐渐对应洁的许诺心动了:“反正这个生意也不需要我到处搞推销,每天都会有人找我买卡。我帮他们转转手就能拿点佣金,也很不错。”

同样动心的还有李先生,他是通过朋友圈,加入应洁的“营销团队”的。5月26日,李先生第一次向应洁购卡:付款1.8万元,拿回了2万元加油卡。实际上,这1.8万元是李先生9个朋友的,其中一家物流公司老板买了两张5000元的卡。“这家物流公司有几辆大集卡,1万块钱的油,跑几趟就没了。”李先生说。

不过,实际加入之后,李先生才发现应洁的佣金并不是那么好拿的,条件甚至有点儿苛刻,她要求李先生每天都要向她的账户里转入至少5万元。为了保证佣金到手,李先生就跟那家物流公司的老板商量,以每天5万元的节奏,由李先生代他向应洁购卡。而李先生实际往应洁账户转入的款项有时达到20万元。此外,应洁还告诉李先生,转款当天并不能马上拿到加油卡,一般都要等几天后才能拿到。

上家、上家的上家都消失了

这门“生意”的正常状态,维持到6月17日。

这一天,李先生原本应该拿到6月10日转账的11万元所买的加油卡了,卡面金额全都是1000元一张。但应洁说,这些小面额的加油卡因为买的人太多,供应不上,需要等几天。李先生对此深信不疑,仍然继续向应洁转账,一直持续到6月23日。期间,他仅从应洁处拿到过一批面额5000元一张的加油卡,总计20万元,其余面额1000元的加油卡一直拖欠着。

6月23日,李先生、胥先生要拿卡了。应洁在里告诉他们:这批卡总共6000多张,由中石化北京总部制作,制卡人将带着这些卡,乘飞机来上海,估计当天中午到。然而,到了中午,应洁又来说,因为这批卡在首都机场不能通过安检,对方改乘高铁来上海,并把车次告诉了大家,称火车将于24日上午10点21分抵达虹桥火车站。

24日中午,应洁再次来电,称这批卡已到上海,他们已经拿到了。李先生要求立即过去拿卡,但应洁说,暂时还不能把卡给他们,因为卡是北京的,需要集中修改加油卡上的地域信息。

24日下午,应洁又跟李先生等人说,卡不能亲手交给大家,要通过快递公司发货。她正在虹口区塘沽路一家快递公司办理。李先生等不及了,下午3点多,直接找到了塘沽路这家快递公司,的确看到应洁坐在那里填一大堆快递单子,以为真的要发快递,又相信了。

但直到25日,这批加油卡还是没到李先生等人的手上。此后2天,李先生与应洁、快递公司进了数次沟通,但依然没拿到卡。

27日上午,应洁给李先生打来了,叫大家去局门路某号拿卡。“我们赶到时,那里已经聚集了20多个人,都是来拿卡的。”本来说好下午2点40分拿卡,可是一直等到5点多,应洁才出现,她说她还是没有拿到卡,然后就带着大家去她“上家”那里拿卡。

应洁的“上家”租住在塘沽路一条弄堂里,跑过去才发现,上家人不在。应洁说,她被骗了,大家报警吧!应洁称,她被骗的金额共有475万元。

28日凌晨,胥先生等人发现,应洁不见了。

28日当天,胥先生等人又找到张钦、应洁双方的父母家里,发现两家人也都没了踪影。

事实上,直到事发,无论是胥先生还是李先生,都没能从应洁那里拿到一分钱佣金。

[受害人口述]

资金缺口大,已面临卖房、离婚等窘境

受害人胥先生和李先生等人,都是30岁左右,刚刚结婚。

胥先生有一个开厂的朋友先后委托他,向应洁转账80多万元,最终只拿到了50多万元加油卡,还有30万元的卡没拿到。加上其他受害人的钱,胥先生这里共有40多万元的缺口。

李先生的缺口更大,他事后算了一下,从5月26日至6月23日,他先后向应洁转账414万余元,有元没有兑现加油卡。

“这些钱都是别人的,那个物流公司的老板填进去72万元,他已经表示不会跟我善罢甘休。”李先生说,出事之后,那名物流老板已经让他写了一张“借条”,如果在8月31日前不能归还72万元,该债务将变成100万元。虽然该欠条的合法性无从说起,但是,李先生的确承受着巨大的还款压力。

前天晚上,李先生更新了他的,上面发了一张图片:一条狗安详地躺在灯光下。他在图片下伤感地写了一句:“我们还能住多久?”是的,李先生打算卖房还债了:“我欠117万,我这房子还有一部分贷款,最多到手50万,就算卖了房子也还不上这笔钱啊!”

而在“中石化加油卡受害群”里,一名受害者表示,丈母娘已经在劝说女儿跟他离婚。

[发卡方回应]

中石化:最近发现有两人购卡行为异常

应洁失联后,李先生等人才想起来,此前应洁曾带领他们到威海路中国石化上海VIP中心拿过加油卡。

“她总是叫我们在下面等,说非工作人员不能进去。”李先生说,的确有很多单位是不让陌生人进去的,所以,他们就一直没有上去。

VIP中心已贴“风险公告”

昨天上午,来到威海路中国石化上海VIP中心,柜台工作人员听了的叙述后,感到非常诧异:“我们这里是售卡大厅,谁都可以来的,怎么会把顾客拒之门外呢?”

中石化上海VIP中心相关负责人王先生说,最近一段时间他们发现有两人(购卡时登记的名字为王某、朱某)购卡行为异常,一方面是金额巨大,另一方面是购卡频繁。所以他们就在门外贴出一份“风险公告”。

看到,门外的确贴有一份公告:近期发现有人通过团购等方式倒卖中国石化加油卡、充值卡,中石化就此声明,中石化未与任何站合作团购,也未授权系统外单位、个人销售加油卡。因从非正规渠道购卡或充值造成资金损失,中石化概不负责。落款时间为6月12日。该公告还列举了非正规渠道购卡的风险:收了钱不给卡、收了钱给空卡。此外还利用主卡副卡混淆消费者,具体做法是先用主卡分配资金到副卡中,将充值卡的副卡出售给消费者,然后将副卡挂失,副卡里的钱就又回到了主卡中。

王先生说,从2004年售卡至今,他们公司从来没有与第三方合作过。

嫌疑人可挂失卡或移资

针对李先生等人的反映,自从6月23日出事之后,他们之前拿到的一批加油卡,有些竟然变成了空卡,甚至还有被冻结的卡。王先生解释说,根据《中国石化加油卡章程》,金额超过1000元的卡,都要实名登记:“受害人买去的卡,可能登记的所有人实际上是诈骗嫌疑人,也就是说这张卡的所有人不是持卡人,而所有人(诈骗嫌疑人)可以通过提供身份信息,对加油卡进行挂失、移资等操作。”

王先生还向透露了这样一个信息:中石化的加油卡从来没有打折销售过,王某、朱某都是全价从中石化购买的加油卡:“他们全价买进,九折卖出,事情就很明显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原标题:上海:9折加油卡朋友圈“疯转”有人被骗100多万

稿源:光明

作者:

网站建设与规划
门店营运管理
小程序的好处
分享到: